中国民俗网欢迎各界进行商务合作,请致函:zhuqianbj@163.com
点击次数:
北京大道文化
近期热门文章
·唐东谢蛮与短裙苗风俗变迁小考
·黔东南大山深处有一群苗姑娘 她们穿着“世界第一短”的超短裙
·[高丙中]当代财神信仰复兴的文化理解
·[杜国英]俄罗斯神话学派的神话理论及现代性思考
·[张翠霞]现代技术、日常生活及民俗学研究思考
·山西洪洞大槐树移民真相深度揭秘
·中国农村——3亿人出走后的世界
·[王霄冰 禤颖]身体民俗学的历史、理论与方法
·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四大硬伤”伤不起
·[张多]美国学者搜集整理、翻译中国民间文学的学术史和方法论
·灰姑娘故事是否起源于中国
·民勤“打醮”的功利倾向与民俗特征
·[巴莫曲布嫫]非物质文化遗产:从概念到实践
·三伏天的真实含义和习俗
·文化和旅游部关于印发《曲艺传承发展计划》的通知
·新中国民间文艺的“奠基者”
·[高荷红]讲述还是书写——非典型性的满族民间故事家
·万建中:《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学术价值的认定与把握
·[漆凌云 万建中]“母题”概念再反思——兼论故事学的术语体系
·花好·月圆·人寿,中秋节俗一览
·顾春军 : 关于河北宣化地区冥婚的田野调查及文化人类学阐释
·白玛措:《牧民的礼物世界》
·[岳永逸]器具与房舍:中国民具学探微
·[冯文开]史诗研究七十年的回顾与反思(1949-2019)
·共和国生活史——农工兵学(下)

首页-民俗研究-中国农村——3亿人出走后的世界

more...

中国农村——3亿人出走后的世界
2019-6-18 21:58:34

转播到腾讯微博


中国农村——3亿人出走后的世界
农小蜂优选 2019-05-30 10:55
 
文章来源:星球研究所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zX-8C8rxDXaEjjYrWbxRhw
 
本文由公益项目 中国平安三村工程与 星球研究所 联合制作
一场人类历史上
前所未有的人口大迁移
正在中国发生
一方面
中国城镇化率从1995年的29%
飙升至2018年的近60%
城市人口愈发稠密
(北京密集的楼宇,摄影师@杨海)
 
另一方面
农村人口从1995年的最高峰8.6亿
下降到2018年的5.6亿
整整减少了
3亿人
3亿人离开农村
农村人口愈发凋零
(2005-2017年中国农村常住人口分省变化,制图@巩向杰&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有人认为
这是一场对农民、农村的浩劫
传统的乡土中国因此土崩瓦解
也有人认为
这是一次历史机遇
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新纪元
将从此开启
无论是哪种答案
中国农村都不再是原来的模样
它已经走到了
一个决定未来命运的十字路口
01
首先
是人口结构的空心化
人的离开
曾无数次在农村上演
青壮年劳动力
去往城市打工
(广州进城务工人员招聘会,图片源自@VCG)
 
跃过龙门的鲤鱼
要到外地就学
从今往后
他们中的多数人
每年只会回来一次
(农家子弟上大学,村民集资唱大戏,2013年拍摄于浙江绍兴,图片源自@VCG)
 
年轻人流失
劳动力流失
智力流失
人去楼空、宅院深锁
(2019年03月刚过完春节,山西运城的许多农家就锁上大门,进城打工去了,图片源自@VCG)
 
这样的农村好似被从中间掏空
这便是农村的“空心化”
从新疆、内蒙古、东北
到中东部各大城市周围
空心化的农村在全国广泛分布
影响着农村的面貌
(中国县域农村空心化程度分布,依据2012年杨忍等《中国农村空心化综合测度与分区》,现在的空心化程度会有变化,制图@巩向杰&郑伯容/星球研究所)
 
失去青壮年支撑的农村
只留下不愿离开的老人
不忍离开的妇女
不能离开的儿童
这便是所谓的
“留守老人”“留守妇女”“留守儿童”
(湖南桂阳县庙下古村的妇女和儿童,摄影师@程国强)
 
老人们需要承受孤独
(福建福清东瀚莲峰村的留守老人,摄影师@陈永诚)
 
不给子女添麻烦
(拍摄于云南祥云,摄影师@卢文)
 
照顾自己的日常起居
(浙江桐庐严陵坞小渔村的老人,摄影师@沈静华)
 
还需要为儿女们照看孙辈
(湖南桂阳县庙下古村的老人和儿童,摄影师@程国强)
 
而孙辈入学的学校
却在大量消失
从2002到2017年的15年间
因为生源减少等原因
中国的小学经历了大规模撤点并校
小学数量骤减64%
达29万所
(数据来源《中国教育统计年鉴》《2017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下图为安徽省黄山市歙县昌溪乡万二村原学校,摄影师@徐江华)
 
撤点并校之后
孩子只能到更远的地方就学
2013年审计署的一份抽查显示
每天上学徒步5千米以上的农村小学生
超过10万人
(数据依据:新华网《简单“撤并”中小学苦了众多农村娃》;下图为宁夏西海固上学路上的孩子,目前该村已经生态移民,摄影师@刘广辉)
 
但与他们和父母的距离相比
徒步上学的距离就不算什么了
有调查显示
只有近四分之一的留守儿童
每周能和父母通上电话
一半以上的留守儿童
与父母通话的时间在3分钟之内
(数据依据廖运生等《农村留守儿童与父母情感沟通的研究》;下图为河南洛阳汝阳县王坪乡柳树村小学,这里大部分的学生都是留守儿童,摄影师@黄政伟)
 
他们往往比同龄人更加早熟
包括主动分担家中的事务
(采茶的儿童,拍摄于广西三江独峒乡,摄影师@卢文)
 
帮助照顾更小的弟弟妹妹
(拍摄于广西富川福溪村,姐姐们背着弟妹,摄影师@卢文)
 
但是
留下的人在望穿秋水
离开的人却归期无定
(广西龙胜黄洛寨的老人,摄影师@卢文)
 
此外
田野间劳作的人员
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根据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公报
2016年全国农业生产经营人员中
年龄55岁及以上的
超过1亿人
占比33.6%
(河北涞源劳作的老人,摄影师@刘杰)
 
在一些地方
田间劳作甚至大部分由妇女承担
(甘肃永昌下三坝村,田野上劳作的农村妇女,摄影师@刘忠文)
 
但即便如此
每年仍有大量耕地撂荒
以耕作难度大、最容易撂荒的山区为例
2014-2015年
科研人员调查的235个村庄中
存在撂荒的村庄比例高达78.3%
(数据依据李升发等《中国山区耕地撂荒程度及空间分布》;下图为青海互助县山地耕作,为防止翻车,需要妇女儿童拽住绳索,摄影师@刘忠文)
 
农业生产的主体在老龄化
农业劳动者的素质在下降
农业生产的意愿在下降
新一代的农村年轻人
90后、00后
也在向往着城市化的生活
未来
将由谁来进行农业生产呢?
02
住宅
人口结构的空心化之外
则是住宅的空心化
一方面
外出务工的村民赚钱后
在农村盖起新房
却长期闲置
“房越盖越好,人越来越少”
(云南祥云县的村民新房,摄影师@卢文)
 
从北方地区的超大型村庄
(河北省霸州市信安镇仁义村,摄影师@陈剑峰)
 
到南方地区的精致人家
修葺一新的外表下
都有着相当比例的住宅无人居住
(江西高安新肖村的夜间灯光,摄影师@肖奕叁)
 
另一方面
老旧的住宅
在居民离开后
更是因为缺乏维护
而日益破败
在甘肃景泰县
明代遗留的军事要赛永泰龟城
数十年前仍有一两千村民居住
从空中俯瞰
村民的房屋如一个个方块
鳞次栉比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永泰龟城,摄影师@王生晖)
 
近看
却是断壁残垣
因为生态恶化和贫困
大部分居民早已搬离
只留下数十户人家
以养羊为生
(永泰龟城,摄影师@卢文)
 
在广东肇庆市高要区
以八卦布局的黎槎村
早已经没有往日的喧嚣
村民们多数都搬到了新式住宅
数百年的古宅就此荒废
(黎槎村,摄影师@天平)
 
当一户一宅的荒废逐渐蔓延
就是整个村庄的荒废
1990年
中国拥有自然村377.3万个
到了2017年
便只剩下244.9万个
27年间减少了132.4万个
(1990-2017年中国自然村数量变化,制图@郑伯容/星球研究所;自然村是指自然聚居形成的村落,一般多个自然村共同设立一个村委员,便组成了行政村)
 
减少的原因多种多样
恶劣的居住环境加速人口流失
使得村落整体被抛弃
正是其中非常重要的原因之一
在广西桂林阳朔
喀斯特峰林温润而秀丽
(阳朔,图片源自@VCG)
 
峰林中
30多户廖姓村民
用石头垒起村寨
名为“大冲村”
村寨坐北朝南
南北西三个寨门全用片石砌成
下窄上宽,只能容一人通过
寨门两侧还有石墙
用于阻挡外界侵扰
颇具特色
(大冲村,摄影师@清明谷雨)
 
然而
坚固的石寨提供了安全的居所
却无法提供足够的水源
喀斯特地貌不易储水的特征
使得村民不得不弃寨而去
若干年后
村内大树苍翠成荫
藤蔓爬满石屋
古朴的石板路
青草与鲜花点缀
却再无人声鼎沸
(大冲村,摄影师@清明谷雨;相关报道可见:新华网《广西阳朔县发现有近500年历史的石头城》;喀斯特地貌缺水与贫困的详情,可见星球研究所的文章《15%的中国》)
 
缺水不光是在喀斯特地区
黄土高原上更是常见
在陕西澄城县北部的水莲村
黄土峁、黄土墚、黄土沟谷
各种黄土地貌遍布大地
干旱而贫瘠
(陕西澄城县水莲古村附近地貌,摄影师@李杰)
 
当仅有的溪水断绝后
村民陆续搬离
数千平方米的高大宅院
颓然废弃
依崖就势、气势雄浑的窑洞群
接连坍塌
(陕西澄城县水莲古村,摄影师@李杰)
 
曾经这片土地上的故事
变成了一片烟云
留在人们的回忆中
(陕西澄城县水莲古村,摄影师@李杰)
 
不仅仅是干旱
地质灾害同样威胁深重
在安徽歙(shè)县
黄山、天目山群山交汇
150多户人家
在山坳中倚山而建
四周云雾翻腾
好似水汽氤氲的湖面
因此得名“湖山村”
(湖山村,摄影师@方君尧;湖山村相关介绍可见:常言道《空荡的村庄》)
 
然而
美丽的湖山村
却面临着山体滑坡的威胁
村民们最终只能舍家弃田
留下一片住宅的空壳
(荒废的湖山村,摄影师@赵高翔)
 
另外
资源枯竭对村落的威胁也不容小觑
在中国最大的渔场浙江舟山群岛
无数渔村以海为生
从空中俯瞰
它们依山傍海
房屋星星点点
(浙江舟山群岛枸杞岛,摄影师@何炜)
 
从山上向海眺望
更是碧海蓝天、风光无限
(浙江舟山群岛嵊山岛,摄影师@赵高翔)
 
然而当你近观这些渔村时
却发现这里早已无人居住
茂密的爬山虎吞没了整个村庄
有如绿野仙踪
(浙江舟山群岛嵊山岛无人村及慕名到访者,摄影师@陈军)
 
原来
上个世纪以来
舟山群岛渔业资源的减少
使得渔民失去了经济来源
于是人类被迫迁出
大自然重新占领了这片土地
才有了我们今天看到的样貌
(浙江舟山群岛嵊山岛无人村,摄影师@陈军)
 
自然因素之外
人为因素对村落的存续也影响极大
开矿引发的地面沉陷
工业生产带来的环境污染
重大的工程建设
都可以改变村庄的命运
而其中影响最大的则是
日益扩张的城市
(拆迁的西安市长安区皇子坡村,倔强的农村墙壁与城市新楼,摄影师@李杰)
 
山东青岛的顾家岛村
渔民们出海捕渔
曾经千帆竞渡、景色绮丽
(2017年9月2日顾家岛渔港渔舟唱晚,图片源自@VCG)
 
到了2018年
城市的开发建设
已经将它夷为瓦砾
全新的旅游度假区即将取代它的存在
而它的命运
不过是中国城市化进程中
万千村庄命运的缩影
(拆迁的顾家岛村,摄影师@李勖晟)
 
人口结构的空心化
住宅的空心化
甚至整个村庄的荒废
这便是中国部分农村正在展现的面貌
未来
这种状况还会持续吗?
难道这就是农村的未来吗?
03
机遇
数千年来
在中国这片土地上
“农”
一直是当仁不让的主题
我们曾拥有
世界上最多的农业人口
我们曾试图
将一切能开垦的荒野转化为农田
我们曾努力
在一切能定居的地方建立村落
(中国华北密集的农村,每一个小点就是一个村庄,位于山东与河北交界处,图片源自@Google earth)
 
但是在现代社会
我们真的需要
这么多的农业人口吗?
我们还要用传统的方式
继续开垦农田吗?
我们还要努力维持
数量如此庞大的村落吗?
时代已经变了
让我们收起哀伤,拥抱变化
农业
因为耕地破碎
耕作方式传统
中国许多地方的农业生产
只能维持着低水平的运作
(湖南省靖州县寨牙乡岩脚寨,当地村民在收获稻,摄影师@王寰)
 
依靠人力、畜力
生产着微薄的粮食
(2019年5月6日拍摄于宁夏海原县九彩乡,耕地种土豆,摄影师@左雪兰)
 
而在美国
依靠机械化生产
大豆亩产量比中国高出40%
人力成本及其他投入
却比中国还要低14%
这也正是中国曾大量进口美国大豆的原因
中国农业的未来
也一定会是机械化
今天
我们在东北平原上
用插秧机种植水稻
(吉林省洮南稻田插秧,摄影师@邱会宁)
 
用辣椒苗移栽机栽种辣椒
(吉林洮南市辣椒苗机械化移植,摄影师@邱会宁)
 
再用各种专业化的采收机
进行采收
(吉林洮南市的现代化农场在用辣椒机采收,摄影师@邱会宁)
 
在华北平原上
收割机来回奔驰
(河南济源市梨林镇大许村组织收割机夏收场面,摄影师@邓国晖)
 
无人机机群集体起飞
低空喷施农药
(河南省济源市梨林镇大许村无人机飞防作业,摄影师@邓国晖)
 
智能化的温室里
无土栽培有机蔬菜
(河南洛阳孟津县朝阳镇闫凹村,智能温室无土有机蔬菜栽培基地,摄影师@黄政伟)
 
再加上
针对中国山地较多
而生产的山地型农业机械
未来中国的农业将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从这个角度讲
中国的农业人口还将大幅减少
继续城镇化而不固守农村的一亩三分地
才是大势所趋
(福建永定高陂睦邻村的村民从井里取水,这种乡土生活也许是很多人向往的乡村,但却不是未来乡村的主流,摄影师@陈永诚)
 
土地
农业机械化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就是要有一定规模化的耕地
农村人口的减少
将为我们增加这样的机会
原本分配到小家小户的细碎耕地
可以通过多种方式集中起来
统一耕作
(安徽歙县雄村镇雄村分割细碎的农田,摄影师@赵永清)
 
而空心村里现在废弃的房屋
通过整治可以增加土地1.14亿亩
相当于一个宁夏自治区的面积
(数据源自刘彦随等《中国乡村发展研究报告——农村空心化及其整治策略》;下图为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喜泉镇新庄村农田,摄影师@陈剑峰)
 
空心化的村庄
通过人口迁移、村庄合并
不但可以提升农民居住条件
还有利于改善当地生态环境
把人类曾经占据的
但并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
重新交还大自然
未来中国村落数量的减少
也是大势所趋
(安徽省池州市石台县山林里的小村落,因大水冲断了唯一的石桥而逐渐废弃,摄影师@李琼)
 
产业
我们都曾有一个固有印象
农村就应该是以农业生产为主的村落
但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事实证明
这种认知早已过时
农村其实是多种产业的人类聚落
农业只是其中之一
近些年
正是那些抓住了各种机遇的农村
为我们打开了未来农村的想象力
包括发展旅游
(广西恭城社山村,传统婚庆巡游,吸引游客的一个表演项目,摄影师@卢文)
 
打造传统手工艺
(拍摄于广西三江程阳寨,当地旅游业的发展,让做手工艺品的老人也得到实惠,摄影师@卢文)
 
建立工厂
(甘肃平凉的一家棉业工厂,摄影师@左雪兰)
 
甚至开办乡村书店
拓展电子商务
引入会展酒店
可见
科技、互联网、全球化
都是中国农村的新机遇
给中国农民多大自由
中国农民就能创造多大的奇迹
(安徽黟县璧山村的书店,摄影师@姚鹏)
 
产业兴旺的农村
能让农村面貌焕然一新
(广东顺德伦教镇三洲村别墅群,摄影师@卢文)
 
能让大部分农民收入倍增
农民成为一个体面的职业
农村成为一个体面的居所
吸引年轻人、科技人才不断加入
形成良性循环
(浙江衢州霞山村村民的现代居所,摄影师@李小糖)
 
总之
现代化的农业生产
兴旺的多种产业
宜居的生态环境
将真正改变农村的面貌
改变留守老人、妇女、儿童的现状
这将是中国乡村振兴的必由之路
关闭本页 〗  

 
民俗大家 more...
民间艺人 more...
 
友情链接
意见建议
在线联系

主办:中央民族大学民俗文化研究中心 北京大道文化节目制作有限公司 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中国分会
Copyright  2006 www.chinesefolklo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俗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4078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