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俗网欢迎各界进行商务合作,请致函:zhuqianbj@163.com
点击次数:
北京大道文化
近期热门文章
·岳永逸:李安宅的意义
·叶敬忠:哀莫大于议题疲劳 ——关于“合村并居”运动的讨论
·山东合村并居的真实情况
·[王霄冰]民俗资料学的建立与意义
·北航博士:判断“合村并居”不需要多高的文化,靠常识就行
·典藏 | 英雄史诗《玛纳斯》工作回忆录
·马昌仪:中国神话学发展的一个轮廓[1]
·[马昌仪]中国鼠婚母题研究之一
·中国民间抗疫传说故事专辑(第一期)
·胡同记忆:胡同的困境
·徐艺乙:中国历史文化中的传统手工艺
·[马昌仪]山海经图的神话内涵
·[陶立璠]《洮岷花儿》序
·[陶立璠]《天津天后宫行会图校注》序 言
·中国民间抗疫传说故事专辑(第二期)
·中国民间抗疫传说故事专辑(第三期)
·[张勃]端午龙舟竞渡习俗至迟出现于唐代考
·[周福岩]民俗与生活世界的意义构造
·钟敬文:中国的水灾传说(上)
·[萧放 贾琛]70年中国民俗学学科建设历程、经验与反思
·陶自祥 | “不落夫家”:壮族女性走婚习俗的社会基础研究
·8月7日立秋,今年是“早立秋”还是“晚立秋”?立秋后还会热吗?
·[杨明晨]迷信作为“知识”:江绍原的迷信研究与学科话语的跨文化实践
·非遗(国家级):河西宝卷一一中国文化的重要根脉
·[刘礼堂 李文宁]中国古代岁时民俗文献研究

首页-民间文学-中国民间抗疫传说故事专辑(第二期)

more...

中国民间抗疫传说故事专辑(第二期)
2020-7-14 17:30:16

转播到腾讯微博


中国民间抗疫传说故事专辑(第二期)

复旦民俗学 4月1日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1.苏仙公井水橘叶治疫

苏仙公早年丧父,对其母十分孝顺,后得道成仙。成仙之前他跪着对母亲说:“我受上天之命,当列仙位,无法在您身边孝养。”母亲说:“你离去之后,我要如何生存下去?”苏仙公说:“明年各地瘟疫将起,庭院中的井水和屋檐旁的橘树,可代我赡养您。用一升井水,一枚橘叶,就可以治疗一个病人。我留下的一个封着门的柜子,您缺少什么,就敲敲柜门告诉我,您需要的东西立刻就会得到,但一定不要打开柜门。”说完,他就离开升天为仙去了。第二年,果真瘟疫大起,远近之人皆来求苏母医治,苏母用水和橘叶治疗,没有不病愈的。平时生活上有什么短缺的就敲柜门,需要的东西立刻就得到了。三年之后,母亲心生疑窦,打开了柜门,之后再敲柜门,便再无回应了。(纪秋悦   改写)

文献来源:[宋]李昉《太平广记》(民国景明嘉靖谈恺刻本)引葛洪《神仙传》

                  
      

 苏仙公者,桂阳人也,汉文帝时得道。先生早丧所怙,乡中以仁孝闻,宅在郡城东北。出入往来,不避燥湿,至于食物,不惮精粗。

      

先生家贫,常自牧牛,与里中小儿,更日为牛郎。先生牧之牛,则徘徊侧近,不驱自归。余小儿牧牛,牛则四散,跨冈越崄。诸儿问曰:“尔何术也?”先生曰:“非汝辈所知。”常乘一鹿。

      

先生常与母共食,母曰:“食无鲊,他日可往市买也。”先生于是以箸插饭中,携钱而去。斯须,即以鲊至,母食未毕。母曰:“何处买来?”对曰:“便县市也。”母曰:“便县去此百二十里,道途径崄,往来遽至,汝欺我也。”欲杖之。先生跪曰:“买鲊之时,见舅在市,与我语云,明日来此,请待舅至,以验虚实。”母遂宽之。明晓,舅果到,云:“昨见先生便县市买鲊。母即惊骇,方知其神异。

      

先生曾持一竹杖。时人谓曰:“苏生竹杖”,固是龙也。

      

数岁之后,先生洒扫门庭,修饰墙宇,友人曰:“有何邀迎?”答曰:“仙侣当降。”俄顷之间,乃见天西北隅,紫云氤氲,有数十白鹤,飞翔其中,翩翩然降于苏氏之门,皆化为少年,仪形端美,如十八九岁人,怡然轻举。先生敛容逢迎,乃跪白母曰:“某受命当仙,被召有期,仪卫已至,当违色养,即便拜辞。”母子歔欷。

      

母曰:“汝去之后,使我如何存活?”先生曰:“明年天下疾疫,庭中井水,檐边橘树,可以代养。井水一升,橘叶一枚,可疗一人。兼封一柜留之,有所阙乏,可以扣柜言之,所须当至,慎勿开也。”言毕,即出门,踟蹰顾望,耸身入云,紫云捧足,君鹤翱翔,遂升云汉而去。

      

来年,果有疾疫,远近悉求母疗之,皆以水及橘叶,无不愈者。有所阙乏,即扣柜,所须即至。三年之后,母心疑,因即开之,见双白鹤飞去,自后扣之,无复有应。

      

母年百余岁,一旦无疾而终,乡人共葬之,如世人之礼。葬后,忽见州东北牛脾山紫云盖上,有号哭之声,咸知苏君之神也。

      

郡守乡人,皆就山吊慰,但闻哭声,不见其形。郡守乡人苦请相见。空中答曰:“出俗日久,形貌殊凡,若当露见,诚恐惊怪。”固请不已。即出半面,示一手,皆有细毛,异常人也。因谓郡守乡人曰:“远劳见慰,途径险阻,可从直路而还,不须回顾。”言毕,即见桥亘岭傍,直至郡城。行次,有一官吏,辄回顾,遂失桥所,坠落江滨,乃见一赤龙于桥下,宛转而去。

      

先生哭处,有桂竹两枝,无风自扫,其地恒净。三年之后,无复哭声。因见白马常在岭上,遂改牛脾山为白马岭。自后有白鹤来止郡城东北楼上,人或挟弹弹之,鹤以爪攫楼板,似漆书云:城郭是,人民非,三百甲子一来归,吾是苏君,弹何为至?

      

今修道之人,每至甲子日,焚香礼于仙公之故第也。

      

      
      

 

      


2.五月作元月,引走行疫使

 清代嘉庆十年(1805)三月,钱泳一家老小客居四川中坝巡司署。三月初五早上,听到门外哄传街上被弹上了墨线的痕迹。钱泳亲自出门观看,发现大堂暖阁到门口长约百步的甬道上,贯穿了一条墨色线条。询问周边居民,都说镇上各街巷偏僻的地方都布满了墨线。成都、龙安、嘉定等地都在同一日发现了墨线,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到立夏之后,民间瘟疫爆发,四五月间疫情就已经非常严重了。成都省城各城门,每天都要从那里运出八百四五十具棺木,有时甚至达到一千余具之多。先前三月初的时候,简州刺史徐鼎奉旨到嘉定催收运输铜斤,夜里梦见有五个人从东方来,自称是“行疫使者”,将要赶赴成都。徐鼎问他们什么时候可以回来,五人答道:“过年看龙灯的时候才回来。”徐鼎返回后适逢疫情流行,回想起梦中五人所言,即上报川陕总督,议定将五月初一日假作元旦,通知民间悬挂灯火,请僧道人士诵经礼忏,扎龙形花灯,燃放烟花爆竹,民间百姓也帮着一起制作彩灯。每夜都火树银花,明如白昼,鼓声不断。从锦江门到盐市口,男女喧嚣,纷至沓来,满街歌曲表演,就是每年的元宵也没有如此盛况。如此进行了半月,疫情果真终止了。(纪秋悦  改写)


 

文献来源:[清]钱泳《履园丛话》(清道光十八年述德堂刻本)

                  
      

嘉庆十年三月,家小痴客四川之中坝巡检司衙门。初五日早,哄传街上弹有墨线痕,亲自出署观之,自大堂暖阁至头门百余步甬道上,贯墨线一条。询之居民,咸称本镇各街巷暨幽僻处皆然。成都、龙安、嘉定皆同日弹有墨线,不知何异也。至立夏后,民间疫病大作,四五月尤甚。成都省城各门,每日计出棺木八百四五十具,亦有千余具者。先是三月初,简州刺史徐公鼎奉檄赴嘉定催铜,夜梦五人从东来,自称“行疫使者”,将赴成都。问其何时可回,答云:“过年看龙灯方回也。”徐旋省后,适见瘟疫流行,忆及梦中语,即告制军,议以五月朔为元旦。晓谕民间,大张灯火,延僧道诵经礼忏,扎龙灯,放花爆,民间亦助结灯彩。每夜火光烛天,金鼓之声不绝。自锦江门直至盐市口,男女喧沓,歌曲满街,即每岁元宵亦无此盛也。如此半月,疫果止。
       

      



3.五帝杨爷试井水,牺牲示警以救民

相传五帝原为五个秀才,某夜见到一群小鬼正在往井水中下毒,听其所言:“这足以使城中一半人死去了。”五秀才见到叱责诸鬼,诸鬼消失不见。为防止民众汲水,五人商议共同守在井边。前来汲水之人不信,以为五人胡言乱语。五人为证所见之真实性,就汲水共同饮下,果真中毒而死。全城之人感念其预警之恩德,为五人塑像,将其奉祀为神明。又有杨老爷为民众牺牲一事,杨老爷原为明代嘉靖时人,其居所附近有一井,杨老爷观察到井水有毒,饮水之人都将生病,因此劝前来打水的居民勿饮此水。居民不相信,杨爷不得已半夜投井,第二天被发现时躯体全黑,人们这才相信井水果真有毒。杨老爷牺牲自己而避免全城居民得病,居民感谢他,为之立祠庙祭祀,相传其神像是黑面白须,是因为杨爷牺牲时年事已高的缘故。此二者皆为民间所传疾病示警者之故事,死后成神源于民众对其牺牲精神之感念。(纪秋悦  改写) 


 

文献来源1:[民国]郭白阳《竹间续话》

                  
      

相传五帝皆里中秀才,省试时,夜同至一处。见有群鬼在一井里下药,相谓曰:“此足死城中一半人矣。”五人叱之,不见。共议守井,勿令人汲。然汲者皆以为妄也,五人不能自明,有张姓者曰:“吾等当舍身救人。”乃汲水共饮,果中毒死。合城感之,塑像以祀云。
       

      


文献来源2:《申报》1926年5月30日,第19123号   

                  
      

季子 杨爷历史

      

夏历四月初十日,太仓赛会特盛,盖杨老爷会也。马百数十匹,文马十余匹,马身装饰,极艳丽。台阁十余起,高与楼齐,所饰戏剧,皆十龄左右之儿童,貌美秀者,洵可观也。按杨爷为明嘉靖时人,知医,世居嘉定西门外九里之外冈镇,今坟在外冈,祠在近安亭之某处。杨爷之死也,为一方牺牲者,其居近一井,公井也,杨爷察知井有毒,饮此水者将病,劝居民勿向此井汲水。居民不之信,仍纷纷往汲。杨爷不得已,乃夜半投身井中。明日发见则尸身全体皆黑,于是始信此井水之果毒也。阖镇居民义之,为之立祠筑墓。其后病者,恒至祠中,签求药方,往往得愈。自是而远处亦有来求者,亦有为之立庙者。太仓立杨爷庙于南门,自清代初年始塑像为黑面白须,盖杨爷为居民牺牲时年已高矣,有功德于民,则祀之。杨爷之庙食百世夫何疑,余闻某某以新知之士自命者,常信口蔑议崇拜杨爷者之迷信,故略述闻诸故老之杨爷历史,揭诸报端。世有能为公众牺牲者不必生命也。牺牲精神吾人固已崇拜之矣,迷信云乎哉?

      


 

关闭本页 〗  

 
民俗大家 more...
民间艺人 more...
 
友情链接
意见建议
在线联系

主办:中央民族大学民俗文化研究中心 北京大道文化节目制作有限公司 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中国分会
Copyright  2006 www.chinesefolklo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俗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4078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