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俗网欢迎各界进行商务合作,请致函:zhuqianbj@163.com
点击次数:
北京大道文化
近期热门文章
·[萧放 何思琴]礼俗互动中的人生礼仪传统研究
·[巴莫曲布嫫]从语词层面理解非物质文化遗产——基于《公约》 “两个中文本” 的分析
·从前,新娘子是要带着马桶出嫁的
·[于玉蓉]《史记》感生神话的生成谱系与意蕴变迁
·河西走廊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巴莫曲布嫫]民俗学伦理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
·毛巧晖:新中国民间文学研究七十年
·春节:与鼠有关的风俗习惯
·2019年全国姓名报告出炉:这50个字名字使用最多
·鼠年说鼠:鼠与佛教也是“缘分不浅”
·张孝德:人造的城市,神造的乡村
·漫议战疫中的民俗文化现象
·王立群:历史视角看瘟疫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今日正式实施!
·高丙中、马强|防疫救灾的社会自组织建设与韧性培育
·王晓葵:灾害民俗志——灾害研究的民俗学视角与方法
·古代发生大瘟疫时,官方是如何应对的?
·世界遗产中应当建立“人类灾难遗产”体系
·巫统与血统:萨满教的祖神与祖先观念
·汉画像中的民俗研究

首页-田野考察-非洲的黑叔叔是怎么用充电宝的?

more...

非洲的黑叔叔是怎么用充电宝的?
2017-10-12 9:50:28

转播到腾讯微博


非洲的黑叔叔是怎么用充电宝的?

 2017-10-09 beebee 

坚强的乌干达战士、英勇的卢格巴拉人“午夜鬣狗的悲鸣”失去了战斗意志,成了部落里最懒的人。

而这一切都要从他用上了一名外国工程援建队员送给他的手机后说起。

曾经高举的长矛变成了扩大信号的自制天线。“午夜鬣狗的悲鸣”在和他位于坦桑尼亚的网恋女友打电话。

“手机比战争更深刻的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以前部落之间打完后一起躺泥巴里晒屌,现在打完后一起躺泥巴里组队打手游。

对于没有手机就活不下去的黑叔叔来说,没电比AK47里没子弹更可怕。

“我一个朋友,自从一次网聊掉线后,就连和别的部落开干脑门上都要顶着柴油发电机。”

“就像被至高神加持,没人朝他开枪。打完后,对面部落的都来找他充电。”

“手机必须有电!”

少女把援建拖拉机的发动机拆下来改装成了移动充电宝,强劲的电力让她与150英里外的男朋友保持爱情不断线。

“就是充电时声音大了点。”

“非洲正在一天天变得更好。”

刚果金男子汉“雄狮咆哮”把家里用来煮饭的活计当做移动充电宝,不管走到哪里,头顶光伏板,腰挎蓄电瓶成了他的标配。

一点都不突兀,他成了村里最时尚的人。

“勇士不再受欢迎,潮人才是。”

在西非马里,镇上公认的能人“莫普提·猴面包·上尉”敏锐的察觉到了机会,他开了镇上第一家手机充电站。

20美分一次,智能手机要收30-50美分,生意好到24小时都有人排队。

“用得起智能手机的人,不在乎多花20美分。”这是“莫普提·猴面包·上尉”的生意经。

现在他成了“先富起来的人”。

有资源和有实力的人纷纷效仿,这门生意成了风口,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这一科技创业大军,成了移动互联网的排头兵。

最开始的玩家都是手握交流电资源的人,他们赚到了第一桶金。

17岁的赞比亚男孩“Ovevouveve·Osavue·铃铛”白手起家,生意越做越大。从最开始的3个充电器,发展到了47个充电器的规模。

现在的他每天坐着什么都不用干,就可以有大把的收入进账。

他甚至还给自己家雇了一个佣人。

谈起他的生意,“Ovevouveve·Osavue·铃铛”露出了17岁男孩应该有的笑容。

“当一个市场有大量跟风者涌入,这个市场就会逐渐失去价值;虽然还能赚钱,天花板也挺高,但已经缺乏足够的想象空间了。”

“当没有资源的草根野蛮杀入,我就知道这生意不好做了。”

“莫普提·猴面包·上尉”对记者发出感概:“草根们把家里的拖拉机拆了,用柴油机改装成充电站,哪里人流量大就往哪扎,用交流电的斗不过他们。”

科技改变生活,对很多人来说,电只有用在手机上才有用。

遍布非洲的光伏板除了好看用处不大,住着茅草屋,用着光伏板,这种地气与科技的组合并不总是令人愉悦。

“把它当做手机充电宝,这就合理多了。”

去海边Party的迪斯高男孩们有一套自己的见解,靠这个他们把到了最难把的妹。

对于电力的需求占据了生活中的很大一部分比例,这种刚需让心灵手巧的人过上了好日子。

如果可以靠手艺致富,没有人会愿意再去种地。

就算远渡沙海,也不用担心手机没电而失去和女朋友的联系。

一路甜蜜的聊着微信,刷着朋友圈,骆驼都走不动了,你还意犹未尽。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觉得你那时刻还得操心着给充电宝充电的牲活,简直就是逊毙了?

 

关闭本页 〗  

 
民俗大家 more...
民间艺人 more...
 
友情链接
意见建议
在线联系

主办:中央民族大学民俗文化研究中心 北京大道文化节目制作有限公司 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中国分会
Copyright  2006 www.chinesefolklo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俗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4078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