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俗网欢迎各界进行商务合作,请致函:zhuqianbj@163.com
点击次数:
北京大道文化
近期热门文章
·汉族民系分类,看看福清人是属于哪一系?
·关于江苏的冷知识
·访谈 | 顾先生疑古的文章我都看了,我认为中国古史可信
·唐东谢蛮与短裙苗风俗变迁小考
·黔东南大山深处有一群苗姑娘 她们穿着“世界第一短”的超短裙
·[高丙中]当代财神信仰复兴的文化理解
·[杜国英]俄罗斯神话学派的神话理论及现代性思考
·[张翠霞]现代技术、日常生活及民俗学研究思考
·山西洪洞大槐树移民真相深度揭秘
·中国农村——3亿人出走后的世界
·[王霄冰 禤颖]身体民俗学的历史、理论与方法
·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四大硬伤”伤不起
·[张多]美国学者搜集整理、翻译中国民间文学的学术史和方法论
·灰姑娘故事是否起源于中国
·民勤“打醮”的功利倾向与民俗特征
·[巴莫曲布嫫]非物质文化遗产:从概念到实践
·三伏天的真实含义和习俗
·新中国民间文艺的“奠基者”
·文化和旅游部关于印发《曲艺传承发展计划》的通知
·[高荷红]讲述还是书写——非典型性的满族民间故事家
·万建中:《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学术价值的认定与把握
·[漆凌云 万建中]“母题”概念再反思——兼论故事学的术语体系
·花好·月圆·人寿,中秋节俗一览
·顾春军 : 关于河北宣化地区冥婚的田野调查及文化人类学阐释
·白玛措:《牧民的礼物世界》

首页-民俗研究-顾春军 : 关于河北宣化地区冥婚的田野调查及文化人类学阐释

more...

顾春军 : 关于河北宣化地区冥婚的田野调查及文化人类学阐释
2019-10-7 7:18:18

转播到腾讯微博


顾春军 : 关于河北宣化地区冥婚的田野调查及文化人类学阐释

 顾春军 民俗与考古 4天前

本文获得2017年国务院参事室社会调查中心发起首届“费孝通田野调查奖”征文三等奖,并被《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当代中国田野观察(2017)》一书收录(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年)


 本文经顾先生慨允授权



摘  要冥婚起源较早,在传世文献《周礼》就有记载,至今仍然是中国北方的一种重要丧俗;为了解当代冥婚的现状,本人和美国纪录片导演Maria Yoon的团队在河北宣化进行了为期三天的田野调查,取得了当代冥婚现状的一手材料。在调查材料的基础上,结合历史文献记载,以文化人类学的视角,从冥婚对当今社会的影响做了系统分析:冥婚体现了中国人重视家庭,重视人伦的传统道德,冥婚具有稳定人心、安抚社会的宗教功能,非正常的冥婚给社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消除这些弊端在于加强法治,对正常的冥婚,应当以宽容的心态对待。

        关键词:冥婚  河北宣化  田野调查  人类学阐释  宽容对待

 

缘起

20146月,笔者撰写的学术论文《冥婚流变考论》,由导师徐克谦先生翻译成英文,发表在国际宗教类权威期刊Journal for the Study of Religions and Ideologies,参与盲审的三位欧洲汉学家,对论文给出了较高评价。

20161213日,笔者收到了美国纪录片导演Maria Yoon的来函,计划为《美国国家地理》拍摄一部以冥婚为题材的纪录片,为拍摄这部电视片做好资料准备工作, 2016年12月25日,笔者和Maria Yoon的团队三人,以河北宣化为目的地[①],进行了三天田野调查。本文一方面将完整呈现本次田野调查的材料,另一方面结合历史文献,以文化人类学的视角,探求并揭示冥婚在当今社会的现实意义。

 

一、一种活跃在当今社会生活的丧俗——冥婚

冥婚就是俗称的嫁死人。冥婚实是一种奇特的礼俗:其过程绾合了婚礼和葬礼,包含有两个过程,一个是婚娶,另一个就是合葬,所以在相关的研究论著中,或将其归为婚礼,或将其归为葬礼。冥婚起源甚早,大约起源于春秋晚期,《周礼》一书中就有记载,此后历代的传世文献中,都不乏这方面的记载[]

(一)河北宣化的概况

宣化位于河北省北部,地理坐标为北纬40°40°42′、东经114°57′115°10′之间,距张家口市30公里,距首都北京170公里。宣化地区群山叠嶂,地势险峻,战略位置极为重要,历史上当地曾发生过多次大规模战役,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商周时期宣化地区属冀州,战国时期属燕国领地,秦汉时期为上谷郡下落县,三国时期属广宁郡下洛县,隋代属涿郡,唐设武州,辽为归化州,金为宣德州,元为顺宁府,明为宣府镇,清为宣化府。1945年——1946年,当地为察哈尔省民主政府所在地;解放后设市;1954年属张家口市辖区至今。[③]宣化区政府官网介绍:宣化面积大约为2327平方公里,常住人口66.7万人。

本次田野调查,访谈了有代表性的三位人士:一位是考古技工Y,他对当地的丧葬文化有着深刻了解;一位是刚刚为儿子操办了冥婚的母亲Z,她的讲述体现了冥婚操办者的心路历程;一位是以操办丧礼为生的G,他是一位阴阳先生。通过这次访谈,我们获得了当今冥婚的丰富材料。

1.访谈对象:Y,访谈人:顾春军、Maria Yoon团队,访谈时间:2016年12月25日下午,访谈地点:宣化文保所办公室。

2.访谈对象:Z,访谈人:顾春军、Maria Yoon团队,访谈时间:2016年12月26日上午,访谈地点:宣化塔村乡西庄子村Z家中 。

3.访谈对象:G,访谈人:顾春军、Maria Yoon团队,访谈时间:2016年12月27日下午,访谈地点:宣化宾馆。

(二)活跃在河北宣化地区的冥婚

1.冥婚在宣化地区被称作“配干丧”

Y:我今年58岁了,老家是宣化下八里村的,干考古发掘30多年了,是宣化考古所的老技工。我是老宣化了,你们说的“冥婚”,咱们这儿一般叫做“配干丧”,也称作“配阴婚”,这种民俗历史悠久。考古发掘能不能找到“配干丧”的证明材料?那肯定找不到。过去当官的或者有经济实力的人去世了,他的坟墓中会埋有墓志,平民百姓埋葬的时候,家人就会在棺材头上放一块阴阳瓦(见图一)。这种阴阳瓦,起到了墓志的作用(笔者注:阴阳瓦主要记载丧者名字、籍贯、及生卒年月等信息。),以后坟丘不在了,就可以凭借阴阳瓦上的记载,知道墓葬中尸骸是谁。但冥婚这种事情,一般人们不会在阴阳瓦上记录,所以配干丧是从古遗留到今天的民俗,但是从墓葬发掘中,我还没看到过任何证据。

G:我今年52岁了,老家是宣化深井镇北庄子村的,年轻时候当画匠,给人家画墙围(宣化农村火炕两边墙壁),遇到丧事,也给人家画棺材,一般说来,女人的棺材要画上凤凰,男人的棺材画上龙;那时候20多岁,人年轻,我边画棺材,边观察阴阳师主持的丧葬仪式,偷偷学艺,干了几年,我就把阴阳师这套活摸透了。1994年,就开始帮人操持丧葬仪式。冥婚,也就是本地的“配干丧”,干丧就是干尸的意思,顾名思义,配干丧就是为无伴侣的死人找到伴侣。配干丧的情况很复杂:一种情况,就是还没结婚,人死了,那就得找个丈夫(或者妻子);另一种情况,就是丈夫死得早,老婆又嫁人了(将来老婆和第二个丈夫合葬),那么,作为他的亲人,就得给他找个伴儿合葬。现在用于志墓的还是阴阳瓦,但无论是阴阳瓦还是墓碑,不会提起配干丧这个事情。

2.冥婚是一件大喜事

Z:我今年62岁了,高中毕业后在公社上班,是(电话)接线员,后来还在外贸公司上了二十多年班,现在宣化县鸿森养羊有限公司当厨师。我儿子是2005年5月车祸没的,那年儿子23岁,我就这一个儿子。起初几年,彻夜失眠,感觉天塌下来了。十多年来,我是咬着牙活过来的。我想,要做一件对得起儿子的事情,那就是给儿子找个伴,不让他成为“孤魂野鬼”。我等了10年,这个事情终于办成了,2016年5月,把刚刚去世的H姑娘和儿子合葬到一起,终于了却一桩心愿。合葬那天,为了庆贺这件事,我在饭店里摆了好几桌喜酒,和活人娶媳妇一个道理,是大喜事。

G:配干丧当然是大喜事了,一般家庭都要摆酒请客的,以后死者的双方就是亲戚了,叫做“干亲”。人们认为,只有葬在一起的夫妻,才是真夫妻,建立在这种关系上的亲戚,才是真亲戚,咱们地区把这种干亲看得很重。结为阴亲之后,逢年过节,双方要走动,比如说一家儿女,为父亲配了女丧,以后称呼对方的父亲为姥爷、母亲为姥姥,逢年过节要去送礼物,彼此视为亲戚。

3.冥婚属于吉礼

G:丧礼是凶礼,人死毕竟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人们会披麻戴孝送葬(图三),而“配干丧”则是吉礼,要喝喜酒,合葬那天,女方家也要派人参加酒宴,就像活人结婚的“送亲”仪式一样,每个人都要喜气洋洋,即使内心悲伤,也不能哭泣更不能流泪,送葬到祖坟的时候,如果丧礼,送葬者都要在胸前佩戴白布条,“配干丧”则是佩戴红布条,取个吉祥如意的吧(图四)。男方一般要给女方彩礼钱,彩礼多少视情况而定,一般都在3-4万元吧。也要给媒人辛苦钱,有些媒人会做手脚,和男方多要一些彩礼,给女方报的数目少,中间拿回扣。另外,如果对方是刚死的实尸(多年埋葬化为白骨的是干尸),就要给死者买新衣服,也可以折算成彩礼,如果对方是干尸,或者已经火化成为骨灰了,男方要粘一些纸衣服,在合葬之前烧掉,所表达的意思是一样的。

Z:“配干丧”是喜事,所以也得讲喜事的规矩,彩礼钱是不能少的。我给儿子配干丧,女方要4.8万元的彩礼,我没讨价还价,后来又要600元衣裳钱,我也答应了,这个彩礼钱也算比较高的了,但是两个孩子般配,我感觉合适,也就同意了。这次是我工作单位的朱老板给联系的,朱老板人很好,他和女方联系好了,我自己去和女方父母谈的,我只给朱老板买了条香烟感谢他,他也不要礼钱,要是别人做媒,就得给几千元的礼钱吧。

4.冥婚讲“般配”,也须门当户对

G:做鬼媒,和给活人做媒一样,也要讲究个般配。2016年11月18日,宣化洋河南镇一名49岁男子因为车祸去世,两个哥哥希望为其“配干丧”,打听到本县有一女孩1998年因白血病于去世,我去说媒,最终还是没谈成:一、车祸是横死,女方家属认为不吉利;二、女孩子当年喜欢电视剧《还珠格格》主人公“尔康”,家人希望为其找到像尔康一样帅气的亡故男子。之前,有个80岁的老头,老婆改嫁了,他儿子想让这个女孩给他配冥婚,交了一万元的定金,但女孩妈妈第二天就反悔了:女孩给妈妈托梦说,她不爱这个老头,冥婚没配成。当然,也不是绝对的,就像现实中的老少配一样,只要给的彩礼多,一样可以“配干丧”,主要还是看女方亲属的意见吧。

Z:为给儿子找一个合适的“对象”,我等了11年,这十多年,我托了很多关系。前几年,有人给介绍了一个50多岁的,我想儿子活到现在,才34岁,找一个比他大快20岁的,不般配;去年给介绍一个得病死去的女人,年纪比儿子大几岁,彩礼3万元,这些都不是大问题,最现实的问题是,这个女人还有个读小学的儿子,他们家希望认干亲以后,让我抚养,我都60多岁了,哪有这个精力?所以就搁下了。今年打听到城里的H病重,我算了一下,H今年31岁,我儿子34岁,H长得也不错,很般配。

5.火葬与冥婚

G:“配干丧”涉及的问题其实很多,就女尸来说,当下死亡的,那没问题,但是,如果是尸骸白骨化了,怎么去辨别?前段时间,有人要“配干丧”,女人死亡多年了,这家人怕对方尸骨有假,让我去看,我开玩笑说:有肉能看出,没肉怎么能看出?其实还是能看出,男女的盆骨不一样,我们凭经验,只能看盆骨,女人盆骨要宽一点,男人的盆骨狭窄一点。当然,“配干丧”的对象,最佳就是刚死的女尸,至于火葬的,那就更看不出男女了,如果用骨灰“配干丧”,必须有知根知底的人给保障。

Z:前几年,也托过在火葬场上班的朋友帮忙,也有给介绍的,其实我更想要一个全尸给儿子配。H那晚病重,她妈妈打电话给我,我就打车赶过去,后半夜一点多孩子走了,我们赶快把孩子从医院抬出去,名义是要转院治疗,弄得晚了就出不来了(笔者注:按照政策必须送去火化),把人抬到医院的一个偏僻小巷,后半夜三点了,我让人赶快去买一个棺材过来,在街上给H匆匆忙忙入殓,然后把棺材抬走。

G:配干丧最好的时机,就是女人去世后立马配,不能埋葬,一旦埋葬了,就得三年以后才能配:一个原因,按照风俗,不满三年动土,会对家人不利。2016年8月,有个本地女大学生假期回家,患病去医院治疗,发现是红斑狼疮,半个月后女孩死了,火化后骨灰保存在宣化殡仪馆,就没有配干丧——必须够了三年才能配。另外,从丧葬礼仪上说,埋葬后不够三年,丧事还没结束,这种情况下不能配冥婚。

6.冥婚的宗教意义

Y:为啥要“配干丧”?说白了,人世间是一家一户过日子,人死了到了阴间,也要和活着一样:如果没有婚配,活人会孤苦伶仃,死人也是一个道理,没婚配就是孤魂野鬼。祖祖辈辈遗留下来的乡俗,不论内心如何想,但遇到这个问题,大家还得讲吧,也就是给活人一个安慰。其实,咱说了,人死如灯灭,有啥?另外,人死了,如果是孤魂,那就不能埋葬到祖坟,给他配干丧后,就可以埋入祖坟了,将来就会有人祭祀他——有人给他(她)上坟。

Z:为啥给儿子“配干丧”?就是为了他不孤单,总得成个家吧,儿子“配干丧”后,我心情真是太好了,总算完成一件大事情,我就是闭眼死去,也没啥遗憾了,这次给儿子配干丧,把我所有的积蓄花光了,80多岁的老父亲问我:以后你怎么办?我说,过苦日子,也愿意。儿子虽然可以入祖坟,可是祖坟在蔚县,距离宣化大约有300多里,太远了,我年纪越来越大,走不动了,我还想每年去看看他们,所以就把他们埋葬在宣化大堡子村的坡地上,我娘家翟家的祖坟也在附近,这样我不在世的时候,每年路过的舅舅家亲人,也会给他“上坟”。

7.不会消失的冥婚

G:本地人一生中有两件大事,也就是所谓的红白喜事,红喜事是娶媳妇,白喜事是给寿终正寝的长辈送葬。本地风俗,“配干丧”的年纪是女孩12岁,男孩16岁,一般认为,到了这个年纪,男女都发育了,活着可以成亲,未婚死了就“配干丧”,低于这个年纪,就不能配干丧了,因为没成人,就不能结婚。就是这个道理,现在的问题是,女尸奇缺,所以也出现了一些社会问题,现在没有及时下葬、停放在野外女尸,就需要有专人看守,怕被人盗尸。

Z:H的棺材在村外停了两晚,我是雇人帮我看护的,两个人看护,每个人一晚上300元,这个值得。

G:“配干丧”这个事情,在本地普通的不得了,和吃饭喝水一样正常,也没有人去关注这个事情,就是祖祖辈辈遗留下来的吧。如果没有钱,配不到干丧怎么办?有个办法,就是捏个糕人。2016年12月26日,也就是昨天,我刚主持了一个“配干丧”仪式,亡故男子的配偶就是一个用黍面蒸熟的糕人(图二),这个糕人耗用了10斤糕面,四肢骨干是竹子,然后把蒸熟的粘糕捏在上面,等面糕冷却之后,给糕人穿上女装,就可以了。这个糕人,师傅收费80元,我转手给丧家,收100元。在这家的墓碑上,我给糕人雕刻的碑文是:配英(谐音配阴)之墓。

Y:捏糕人要在一个封闭的屋子里进行,这个是不能给人看的,捏糕人的师傅,要边吃边捏,还要念一些咒语。

 

二、文化人类学视野下的冥婚

(一)冥婚是生命力顽强的民俗

冥婚起源于春秋晚期,最早文字记载见于《周礼》,从汉代开始,相关记载散落在传世文献及墓葬出土文书中,《冥婚流变考论》一文对其流变有较为细致的梳理[]。唐代以来,冥婚更多盛行于底层社会,对于冥婚的记载及描述,往往见于文人士大夫只言片语的随笔记录中,“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所以相关记录不免简单,我们看不到冥婚当事人的态度及想法。晚清以降,随着西方强势文化的渗透,中国面临着“此三千余年一大变局也”(李鸿章同治十一年五月《复议制造轮船未可裁撤折》),中国传统社会缓慢的进程被打破了,改正朔,移风俗,整个社会生活发生着急剧的变化。新学科的引进,一些有着西方教育背景的学者,开始用新的手段审视民俗,1933年,著名社会学家李景汉在河北定县进行社会调查,对于冥婚有如下记录:

结阴亲:无论男女,到了成年时期,没有结婚就死去的人,家里因着孤男孤女不入祖坟的习俗所限,又不忍把他们埋在地边上独受凄凉,又因为他们没有结过婚,家里总觉得对不住他们,要想着给死人继子立后,接续香烟,这才有“结阴亲”之说。当青年男子死去的时候,他家便一方面选择承继人,一方面托人物色以先死去青年女子的人家,然后由介绍人说合,有的也讲究年貌,门户。说妥之后,就叫新承继的孝子,手拿纸幡,上写着死去新妇的姓名,年岁,生日,时辰。有的坐一辆车,前往女家迎接死妇的灵柩回来。女家也预备纸钱,纸锞,坐车相送,到男家的村外再一同举殡葬埋在祖茔里。要是女青年死的时候,她家也托人寻一已死未婚的男人,给他们结合,也是如此办理。至于作这门“阴亲”的人家,也有由此往来很好的。[⑤]

定县就是现在的河北定州市,位于河北省南部,距离河北宣化近400千米,李景汉的田野调查距今也有八十多年了,俗话说:“三里不同乡,五里不同俗”,我们看到,时间相差近百年,距离大约近千里,但定县与与宣化冥婚有很多相同点:一、目的一样,为了亡者入祖坟得到后人祭祀;二、与婚嫁一样,讲究门当户对;三、婚礼仪式与丧葬仪式交错;四、合葬之后,双方亲属成为亲戚。但是,任何一种民俗,都是社会生活的投影,都要随社会变迁而改移:一、过去冥婚者要找承继人,随着社会变迁,就没有承继人一说了;二、按照李景汉:“要是女青年死的时候,她家也托人寻一已死未婚的男人,给他们结合,”如今,因为男女比例失衡,在冥婚上主导方均为男方,已无女方一说。

社会生活决定了生活方式,但基于习俗基础上的人心,却并不容易改移,所以冥婚这种民俗还保持着顽强的生命力,它依旧深深地扎根于乡村社会,并随着城市化进程,渐渐浸染都市生活,已呈蔓延之势。

(二)冥婚反映了中国人的生死观

殷商以来,中华文明就产生了灵魂不灭的观念:“夏道尊命,事鬼敬神而远之;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周人尊礼尚施,事鬼敬神而远之。”(《礼记·表记》)从西周以来,巫鬼文化逐步被礼乐文明所替代,儒家尤其崇尚“子不语怪力乱神”,但灵魂不灭的观念并没有消除:“人生始化曰魄,既生魄,阳曰魂。用物精多,则魂魄强,是以有精爽至于神明。”[⑥]灵魂不灭的观念甚至影响到较为边缘的吴越地区:

越王问于范子曰:“寡人闻人失其魂魄者,死;得其魂魄者,生。物皆有之,将人也?”范子曰:“人有之,万物亦然。天地之间,人最为贵。物之生,谷为贵,以生人,与魂魄无异,可得豫知也。”[⑦]

 灵魂不灭,更成为道家的理论来源和根基:

人无贤愚,皆知己身之有魂魄,魂魄分去则人病,尽去则人死。故分去则术家有拘录之法,尽去则礼典有招呼之义,此之为物至近者也。然与人俱生,至乎终身,莫或有自闻见之者也。岂可遂以不闻见之,又云无之乎?[⑧]

故生之来谓之精,两精相搏谓之神,随神往来者谓之魂,并精而出入者谓之魄[⑨]

在此基础上发展出的中医,更是将魂魄存在与身体部位对应起来:“肺者,气之本,魄之处也;肝者,罢极之本,魂之居也。”[⑩]儒家是历代王朝的正统意识形态,而道教则渗入到民间的毛细血孔,二者关于魂灵不灭的思想,植根于传统文化中,几乎成为一种宗教信仰。

本次田野调查中接受访谈的Z,坚持十年为儿子承办冥婚,Z接受过高中教育,后来还在政府机关、外贸公司工作过,但灵魂不灭、来世观念的存在,一度成为她坚强活下去的信念:攒钱为儿子“配干丧”,甚至成为她人生的动力。G是阴阳先生,为亡者做鬼媒是谋生手段,他在接受采访时候声称:“我是不大相信这些的,但是人家相信,我们的就是他们的心理医生”。考古工作者Y则说:“遇到抢救性发掘,没白天没黑夜,很多泡在污水中尸骸,就是我们用手捡起来的,我是不大相信鬼神的”,但是Y也承认:“配干丧是祖辈遗留下来的,有其存在的必要性”。

在西方社会,科学发达昌明并没有导致宗教的覆灭:上帝依旧存在于每个信徒心中;在中国,社会发展了,但传统的信仰、观念,并没有消亡,一些类似宗教信仰的民俗行为,起到了宗教信仰的作用,类似冥婚这样的传统民俗,超度着彼岸的亡魂,也抚慰了在世亲人的心灵。

(三)冥婚是人世界婚姻的投影

 “冥婚这件事,虽然是迷信,也可见人们对于婚姻的看重。总以为未婚而死,是人生的不幸,故即在冥间,亦须为觅配偶。”[11]红白喜事,是中国人最为看重的两件大事情。红喜事就是婚礼:“昏礼者,将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故君子重之。”(《礼记•昏义》)祖先崇拜,就体现在传宗接代上——繁衍更多后代,增丁添口对于传统农业社会来说,不单单是家族壮大的需要,更是社会发展的需要。但是,婚姻前提是达到一定年纪:

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丈夫八岁,肾气实,发长齿更。二八,肾气盛,天癸至,精气溢泻,阴阳和,故能有子。[12]

也就是说,女子十四岁,男子十六岁,身体发育了,才可以举行婚礼。未成年早死,就是殇:“未二十而死曰殇。殇,伤也,可哀伤也。”[13]古人依据不同年纪,又划分为“十九至十六为长殇,十五至十二为中殇,十一至八岁为下殇,不满八岁以下为无服之殇。”[14]按照G的意见,在河北宣化地区:“如果女孩不到12岁,男孩不到16岁死了,因为还未成年,活着不能结婚,死了也不能配干丧”,所以就冥婚来说,基本和活人结婚一个道理。

与充满着希望的婚礼相比较,丧葬无疑是悲伤而晦气的,可是,在中国人看来,寿终正寝则是一件令人喜悦的事情,因为传统文化认为,没有不死之人:“老死曰寿终。寿,久也。终,尽也,生已久远,气终尽也。”[15]享尽天年而没有痛苦的离去,那是人生最好结局。孔子责骂不逊悌的老朋友原壤说:“老而不死是为贼”(《论语·宪问》),老贼则成为民间的骂人话。未及成年早殇,总是一件令人悲哀的事情,中国人则善于将人生的痛苦与不幸转化,进而通过一种仪式,从而使活人得以解脱,给死者以安慰:

大概人生现实底缺陷,中国人也很知道,但不愿意说出来;因为一说出来,就要发生“怎样补救这缺点”的问题,或者免不了要烦闷,要改良,事情就麻烦了。而中国人不大喜欢麻烦和烦闷,现在倘在小说里叙了人生底缺陷,便要使读者感着不快。所以凡是历史上不团圆的,在小说里往往给他团圆;没有报应的,给他报应,互相骗骗。——这实在是关于国民性底问题。[16]

从这个角度关照冥婚,就可以看到,为儿子冥婚的妈妈Z,固然是为了给儿子“一个交代”,但也是让自己走出困境,寻求精神安慰的一种寄托罢了。

按照英国人类学者弗雷泽对巫术的划分,交感巫术可以分为顺势巫术和接触巫术,“依据顺势巫术的原则,没有生命的物体也可以和有生命的物体,如动物或植物一样,传递福利或灾难。他们本身的特质,在巫师的帮助下,给人带来祸福。”[17]本次田野调查中,在冥婚中用糕人替代女尸婚配,就是用没有生命的物体来传递福利,而捏糕人师傅通过咒语,就类似于“巫师的帮助”,通过这个仪式赋予糕人以生命。检阅古籍,我们可以发现,用一种模拟的偶像,作为冥婚的对象,古人早已有之:“钦、廉子未娶而死,则束茅为妇于郊,备鼓乐迎归而以合葬,谓之迎茅娘。”[18]

此心天下皆同,其理天下一般:“盖地无远近,同此一理;人无夷夏,同此一心。”(《大学衍义》卷三十五)而通过焚烧死者生前所用之物,借助升腾的烟雾,将此世与彼岸相连接:“彼等尚有另一风习,设有女未嫁而死,而他人亦有子未娶而死者,两家父母大行婚仪,举行冥婚。婚约立后焚之,谓其子女在彼世获知其已婚配。已而两家父母互称姻戚,与子女在生时婚姻者无别。彼此互赠礼物,写于纸上焚之。谓死者在彼世获有诸物。”[19]如今的冥婚,与元代的记载一样,也保留了焚烧纸衣纸钱之风俗,这当为交感巫术的一种。

(四)冥婚与殉葬的“离合”关系

殉葬是一种与生产私有制相伴随的一种现象,杀殉起源甚早,商代就有记录:1976年,在安阳殷墟发现的妇好墓,出土随葬物品1928件,其中青铜器440多件,玉器590多件,骨器560多件,此外还有石器、象牙制品、陶器以及6800多枚贝币。殉人16名,6条殉狗。”[20]考古发现:“商代人殉人祭有确数的共三千六百八十四人,若再加上几个复原和不能确定的一些数字,那就将近四千人了”[21]在对历史文献的考证基础上,笔者曾得出如下结论:

殉葬非人道的做法,必然使统治者受到社会压力;然灵魂不灭之观念固然也不会消失,对阴间的“关怀”就会一如既往,“冥婚”就是殉葬最佳的“替代品”了。[22]

美国人类学家提出的“大传统和小传统”的二元分析概念,用以说明在复杂社会中同时并存的两种不同层次的文化传统:

在某一种文明里面,总会存在着两个传统;其一是一个由为数很少的一些善于思考的人们创造出的一种大传统,其二是一个由为数很大的、但基本上是不会思考的人们创造出来的一种小传统。大传统是在学堂或庙堂之内培育出来的,而小传统则是自发地萌发出来的,然后它就在它诞生的那些乡村社区的无知的群众的生活里摸爬滚打挣扎着持续下去。[23]

殉葬无疑是一种上层社会的“大传统”:由统治者“创造”并践行。那么,我们可以猜测,在远古的底层社会中,在统治者所主导的意识形态的影响下,冥婚就是对殉葬的另一种模拟:让去世的亲人避免孤单,在灵魂世界享受天伦之乐,那么,冥婚就是一种最佳的替代办法。然而,在历史发展的进程中,冥婚毕竟没有替代殉葬:二水分流之后,时有交汇又时而分道,最终分道扬镳,冥婚完全替代了殉葬,这是人类文明史的一种飞跃。

在北方的广大地域,冥婚虽然发生频繁,但因其不登大雅之堂,也就基本被正史忽略,偶尔被猎奇的文人录入到野史笔记当中;殉葬则因其是上层社会的一种社会实践,所以被各种正史所记载,考察宣化地区的冥婚现象,就不能忽视其方志记载的殉葬现象。考察编写于1922年的《宣化县新志》卷十一人物志的“贞烈”传,比较当今宣化的冥婚,就能获得更好的参照与坐标。按照本书记载,有明一代,入《宣化县新志》贞烈女50人,其中殉葬或者殉葬未亡的有10人[24]

雷氏,宣镇人,归蔚州卫军校李镇。镇死,欲以身殉,未获。未几,夫塚被发,乃抱夫木主,闭户自缢。诏旌其门。

韦氏,宣镇人。年十七,归军校贺荣。正德甲戌,荣御寇千家营,力战死。韦亲诣遗垒,负荣骸骨,归葬。自是,谋死殉者百端,亲戚守获,勿克已。乃绐众以渴甚,觅火瀹茶,投水池死焉。事闻,诏旌其里门。

曲氏,宣府前卫人,幼归舍人秦通。通死,曲方十九岁。与姑曰:“妇有二息,将以累姑。”姑怪其言,夜伺之,果自缢,力救乃免。抚二息成人,事姑尽孝,宗党称为“曲节妇”。

张氏,宣府左卫人。年十五,归庠生王椿。椿死,引刀欲自刭以殉。所亲抱救,谕以有二孤在,因而守之。

褚氏,宣府前卫人。年十五,适郡庠生曹濂。濂死,欲以身殉。姑劝百端,乃已。

计氏,宣府镇城人,为王都阃驻妾。恭逊柔顺,家人称之。都阃死,计跽泣柩前,历七昼夜,饿死。

郭氏,宣府镇城人。年十六,归军校张镇。嘉靖己未,镇御寇,战死。郭闻,哀泣。已而,绐姑他适,闭户缢死。

甄氏大姑、二姑、三姑,宣府人。俱阵亡总兵甄奇杰女,御史熊伟外孙女。流寇入城,三人同投井死。

有清一代,入《宣化县新志》贞烈女111人,其中殉葬或者殉葬未亡的有5人[25]

郭氏,宣府人,总兵马胜龙继妻。胜龙殉难桂林,郭闻之,自刎死。

杨氏烈妇,民人李智妻。年二十六,夫亡。吞声忍恸,以慰翁姑。逾三日晚,自缢柩旁,面色如生。

潘氏,张士奇妻。奇以从戎卒。氏闻,欲以死殉,念翁姑俱迈,因守节,抚继嗣成立。

萧氏,王之畿妻。夫故,氏坚欲以死殉。翁姑力劝之。后姑丧明,奉侍无倦容。

张氏,王元功妻。年二十二,夫故。誓不欲生,翁谕以抚孤大义,遂坚志为未亡人焉。

由明朝到清朝,贞烈女人数整体上升,但殉葬人数却在减少。这种社会现象,必然与统治者所倡导的主流意识形态逐步消歇相关:“到了明代,已经进入封建社会的晚期,殉葬的风气,依然存在。明朝前期,有五个皇帝在死时惨无人道地殉葬年青的妃嫔。明初非但帝王如此,诸王大臣亦循此风,迨至英宗遗诏,禁止殉葬妃嫔,才终止了这种暴虐的制度。虽然帝王废除了,但此风仍未停止。”[26]所以体现在方志中,殉葬的贞女基本占了所有入围贞女的十分之一,到了清代,上层社会的殉葬殉葬基本消歇:

据王先谦《东华录》:康熙十二年(1673年)六月,“命禁止八旗包衣佐领下奴仆随主殉葬”,虽然这道诏命没有触及皇帝和亲王贝勒等高级贵族,但考查清代史料,清皇室从此再没有发生用人殉葬的事,这是社会的一大进步。[27]

到了民国,入《宣化县志》贞烈女52人,殉葬者则无一人[28]。关于冥婚,虽然地方志中没有明确记载,但我们可以推断,随着传统贞烈观念的退潮,殉葬的女人绝迹了,那些一辈子为亡夫守寡的女人少了,那些早亡的丈夫们,因着妻子的外嫁,最终也就需要找一个未婚的亡魂作为伴侣了。这就可以推断,随着社会风气开明,冥婚必然也会增多。

三、冥婚与主流意识形态的离合

从文化人类学角度看,冥婚属于文化小传统,一直受到主流意识形态的歧视,最早关于冥婚的记载见于《周礼》,作者是以批判者的角度出现的:

禁迁葬者与嫁殇者。迁葬,谓生时非夫妇,死既葬,迁之使相从也。殇,十九以下未嫁而死者。生不以礼相接,死而合之,是亦乱人伦者也。人伦之正,必生时备六礼而相接,死乃合葬。今生既未以礼相接,死乃合之,则是乱人伦,故禁之也。[29]

在儒家正统意识形态中,生前没有明媒正娶:“生不以礼相接”,死而合之,就必然是“乱人伦者也”,所以见之于正史的第一次冥婚,魏王曹操为儿子冥婚,遭到了遵守儒家礼仪者邴原的拒绝:

原女早亡,时太祖爱子仓舒亦没,太祖欲求合葬,原辞曰:“合葬,非礼也。原之所以自容於明公,公之所以待原者,以能守训典而不易也。若听明公之命,则是凡庸也,明公焉以为哉?”太祖乃止,徙署丞相徵事。[30]

最早的冥婚记录见于东汉出土的墓葬文书,但直到唐代之前,关于冥婚的记录寥若晨星,原始文献保留不易固然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作为文化小传统的冥婚,所操持着基本为底层草根,所以就很难被主流意识形态所关注,更不要说录入典籍了。唐代是冥婚盛行的时代,见于史料的冥婚共有十一起:“十一位冥婚新娘的家庭背景与新郎的家庭背景大致相符,两人出自平民,八人出自贵族,一人是皇室亲属。”[31]冥婚被主流意识形态接纳,有唐一代是空前绝后的,笔者以为:“其一,隋唐以来,礼仪制度驰废,几乎成为一纸空文。其二,唐皇室有胡人血统,所以不甚重视礼仪。”[32]饶是如此,白居易在一篇判文中,对冥婚还是给予了批判:徒念幼年无偶,岂宜大夜有行?况生死宁殊,男女贵别:纵近倾筐之岁,且未从人;虽有游岱之魂,焉能事鬼?既违国禁,是乱人伦。谋征媒氏之文,无抑邻人之告。”[33]

自此之后,见于正史记载的冥婚少之又少,综前所述:其一,冥婚是与儒家的意识形态相悖的民俗;其二,冥婚更多是底层社会弱势群体的一种婚丧选择,那些“为帝王将相做家谱的所谓正史”,是不屑于记录这些有违儒家道德礼仪的民俗,这也体现在地方方志的撰写中——宁肯记录那些有益世道人心的贞烈妇女的殉葬,也不会对冥婚留下丝毫笔墨。冥婚就像是地火在燃烧,历久而不灭,偶尔出现于文人墨客的猎奇笔记之下,明代的学者杨慎以为:

 曹操幼子苍舒死,求邴原死女合葬,史以为讥。余观《周礼·地官》禁嫁殇者,注谓生时非夫妇,死而葬相从,嫁殇嫁死人,则此俗古已有之,今民间犹有行焉而无禁也。[34]

尤可注意者,杨慎以为“则此俗古已有之,今民间犹有行焉而无禁也。”明代是中国历史上最为专制的社会,但是统治者对冥婚,却是“犹有行焉而无禁也”,这就是说,统治者固然不倡导这种“陋俗”,但是也不会坚决反对,大多任其自生自灭。本次调查中,G说,政府对冥婚不加干涉,也无倡导之说,可以说,历朝历代对冥婚的态度,基本上是一致的。

民国时期的民俗学者黄石认为,冥婚盛行的原因主要有四方面:“怕夭折的未婚男女作祟;做父母的为未婚子女冥婚以求心安;借助冥婚敦友谊攀豪贵;入祖坟成为家族成员需要。”[35]考察历史上发生的冥婚,“借助冥婚敦友谊攀豪贵”可能在唐代有这个因素,之后再无史料可以佐证;在此基础上,有民俗学者以为,冥婚在当下社会依然盛行的原因是:“最根本的原因有三:对死者作祟的恐惧;为人父母者自身情感宣泄的需要;宗法性家族制度的要求。”[36]但是,在我们的田野调查中,没有发现第一种原因的存在,这也说明,随着科学昌明,人们接受现代教育增多,加上无神论教育,对鬼祟的恐惧已经基本没有土壤了,人们更多需要情感慰藉,而潜藏在文化传统中的祖先崇拜观念,也借助冥婚得以体现。

从历史角度观察,中国是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国家,社会秩序的保持,公序良俗的守护,世道人心的抚慰,更多依靠世俗层面的礼仪与乡俗,这些不成文的信仰与仪式,规范着社会守护着人心,生与死的礼仪就格外被重视,五礼中的吉礼和凶礼,就成为整个社会的重要礼仪:

礼者,谨于治生死者也。生,人之始也;死,人之终也;终始俱善,人道毕矣;故君子敬始而慎终。终始如一,是君子之道,礼义之文也。夫厚其生而薄其死,是敬其有知而慢其无知也,是奸人之道而倍叛之心也。君子以倍叛之心接臧谷,犹且羞之,而况以事其所隆亲乎?[37]

本次冥婚田野调查中的Z,在丧子失夫之后,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人,支持他活下其的信念,就是给死去的儿子一个交代——为其“配干丧”,这个信念成为Z活下去的理由,并最终从孤独中走出来;而对于亡去的H家人来说,女儿的死亡固然不幸,但她最终被一个家庭的接纳,在彼岸不再是孤魂野鬼了,其家人的心灵也得到了抚慰。在缺乏宗教信仰的当下中国,传统文化及民俗对世道人心的维护功能,由冥婚之俗可见一斑。

 冥婚是传统文化中慎终追远价值观的体现,中国人重视家庭,家庭往往是维护个人情感的纽带,温情脉脉的人际关系,无疑有利于和谐社会的实现,有学者这样评价冥婚:“风尚固然荒诞至极,然而,岂不更显中国伦理道德的内涵。这种父母爱子女的骨肉深情,不因死亡而减轻,除中国伦理外,有何民族能与相比?”[38]

钱钟书说过:“东海西海,心理攸同”。冥婚虽然盛行于北方,但在南方,甚至边缘的少数民族地区都存在着这种民俗,前已述及,宋代的粤西廉州等地就有“迎茅娘”之俗,到了民国这种风俗依旧:

隆山土俗,子死后,家若不安,即择一年龄相当之女尸,与之合葬。谓子得偶,不再为祟于家庭。斯时,亲朋毕贺。男女两家,亦各以姻谊关系,联为戚好。如此者,谓之“冥婚”。[39]

这种民俗,一直在今天的壮族中还保留着:“壮族人相信灵魂不死,认为人死后在阴间也象活着的人一样生活。通过冥婚,期望已不在人世间的子女同样有美满的婚姻,体现了父母对儿女的关爱、思念。”[40]

据相关研究资料显示,冥婚不但存在于国内少数民族地区,而且存在于包括日本韩国的东亚儒家文化圈,这种违背儒家礼仪,却生生不息的民俗,正显示了儒家的治国理念,儒家恪守中庸之道,对和谐社会的追求,体现在对国家的治理上,就基本秉持着实用理性的理念:

正因为儒学将宗教与哲学融为一体,它就既不是宗教,也不是哲学。因此,在儒家思想中就不存在神圣与俗世、灵与肉、此岸世界与彼岸世界之间的紧张冲突,而类似的紧张冲突在诸多宗教中则是明显可见的。对儒家来说,同样也不存在经验与理智、感性与理性、主观与客观之间的冲突,这一点也使它有别于诸多哲学理论。[41]

无疑,冥婚与主流意识形态必然有价值观层面的冲突,但基于中华文化的包容态度,加之冥婚对社会秩序维护的有益无害,所以冥婚在历代基本是被政府所默认的,直至今天依然盛行。

 

小结

历史上,对于冥婚的批判,多聚焦于与儒家礼仪的相悖,关于礼仪制度与社会习俗的关系,陈寅恪先生说过:“旧籍于礼仪特重,记述甚繁,由今日观之,其制度大抵仅为纸上之空文,或其影响所届,止限于少数特殊阶级,似可不必讨论,此意昔贤亦有论及者矣。”[42]也就是说,历代政府所主张的礼仪制度,往往年与时驰,必然会成为具文,而社会则依照其惯性继续,所以从文化礼仪角度看,冥婚并没有与儒家礼仪相悖而被湮灭。

另一方面,一些变异的冥婚,如“抱主成亲”等陋俗,确实有违人性:“所谓‘抱主成亲’,为活人和死人结婚,而此女子一旦成婚后,就要终生守寡。冥婚陋俗,形式虽异,惟此等婚姻,最为怪诞,殊无人道,不宜流传。”[43]而这种殉葬式的冥婚,则是被儒家所倡导的,儒家对于冥婚的态度无疑是矛盾的,也是冥婚不能被消灭的另一个缘由。

凡事必有利弊。如今,冥婚带来了一些社会问题,比如盗掘坟墓,贩卖女尸,甚至出现了杀人卖尸等犯罪现象,所以也就被人诟病。以上种种犯罪现象,则远远背离了冥婚初衷,这绝非是冥婚主张者所认同的。比如,在古代,发冢是要受到极为严酷的法律处理的。《淮南子》记载:“发墓者诛,窃盗者刑。”[44]到了唐代,关于掘墓的刑罚更为细致:“诸发冢者,加役流;已开棺椁者,绞;发而未彻者,徒三年。其冢先穿及未殡,而盗尸柩者,徒二年半;盗衣服者,减一等;器物、砖、版者,以凡盗论。”[45]以后历代王朝,对于发冢的处理,基本照搬唐律规定,再无大的变动。

历朝历代对于冥婚的管理,就给当今政府以借鉴:对于政府来说,以宽容态度对待充满人性关爱的冥婚,作为传统丧葬文化的一部分,冥婚体现了中国人守护人伦、恪守家庭亲情的美德;而对于那些不择手段的犯罪问题,则应当用法律手段予以处理,这也是维护社会公序良俗的必要保障。


 


[]将河北宣化作为冥婚的调查地点,原因有三:一、宣化地区以山西移民为主,无论饮食习惯、民俗风情、方言土语,基本和山西、内蒙古类似,是典型的西北文化,就冥婚这种习俗来说,与陕西、山西类似,均为冥婚盛行的区域。二、宣化为笔者的故乡,对这里的风土人情,地方方言,笔者都很熟悉;三、笔者曾在此地工作过十年,能够协调、动员田野调查需要的社会关系。

[]顾春军:《冥婚流变考论》,《中原文物》,2014年第6期。

[]刘海文主编:《宣化下八里II区辽壁画墓考古发掘报告》,文物出版社,2008年,第1页。

[]顾春军:《冥婚流变考论》,《中原文物》,2014年第6期。

[]李景汉编著:《定县社会概况调查》,大学出版社,1933年,第399页。

[]杨伯峻编著:《春秋左传注·昭公七年》,中华书局,2009年,第1292页。

[]李步嘉校释:《越绝书校释》卷第十三,中华书局,2013年,第340页。

[]王明撰:《抱朴子内篇校释·论仙》卷二,中华书局,1980年,第21页。

[]姚春鹏,姚丹译注:《黄帝内经译注·本神第八》,上海三联书店,2015年,第305页。

[]郭霭春:《黄帝内经素问校注语译·六节藏象论篇第九》,贵州教育出版社,2010年,第61页。

[11]陈东原:《中国妇女生活史》,商务印书馆,1937年,第159页。

[12]郭霭春编著:《皇帝内经素问校注语译·上古天真论篇》,贵州教育出版社,2010年,第3-4页。

[13](东汉)刘熙撰,(清)毕沅疏证:《释名·释丧制第二十七》,中华书局,2008年,第287页。

[14](汉)郑玄注,(唐)贾公彦疏:《仪礼注疏》卷第三十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第951页。

[15](东汉)刘熙撰,(清)毕沅疏证:《释名·释丧制第二十七》,中华书局,2008年,第287页。:

[16]鲁迅:《中国小说史略·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第326页。

[17](英)詹姆斯·乔治·弗雷泽著,《金枝》,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有限公司,2010年,第37页。

[18](宋)周去非著,杨武泉校注:《岭外代答校注·蛮俗门》,中华书局,第432页。

[19](法)沙海昂注,冯承钧译:《马可波罗行纪》第六十九章,中华书局,2004年,第248页。

[20]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殷墟妇好墓》,1980年,第220页。

[21]胡厚宣 胡振宇:《殷商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164页。

[22]顾春军:《冥婚流变考论》,《中原文物》,2014年第6期。

[23](美)罗伯特·芮德菲尔德著,王莹译:《农民社会与文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年,第95页。

[24]郭维城总修,王继红整理:《宣化县新志》卷十四人物志,北京出版社,2010年,第307~310页。

[25]郭维城总修,王继红整理:《宣化县新志》卷十四人物志,北京出版社,2010年,第310~317页。

[26]刘精义:《明代统治者的殉葬制度》,《史学月刊》,1983年第4期。

[27]黄展岳:《中国古代的人牲人殉》,文物出版社 ,1990年,第282页。

[28]郭维城总修,王继红整理:《宣化县新志》卷十四人物志,北京出版社,2010年,第317~319页。

[29](清)孙诒让:《周礼正义》卷二十六,中华书局,1987年,第1050~1051页。

[30](晋)陈寿撰,(宋)裴松之注:《三国志》卷十一,中华书局,1959年,第351页。

[31](美国)姚平:《论唐代的冥婚及其形成的原因》,学术月刊,2003年第7期。

[32]顾春军:《冥婚流变考论》,《中原文物》,2014年第6期。

[33](唐)白居易:《白居易文集》卷第六十六,中华书局,1979年,第1395页。

[34](明)杨慎撰,王大淳笺证:《丹铅总录笺证》卷九,浙江古籍出版社,2013年,第333页。

[35]黄石:《黄石民俗学论集·冥婚》,上海文艺出版社,1999年,第158页。

[36]黄景春:《论我国冥婚的历史、现状及根源》,《民间文化论坛》,2005年第5期。

[37](战国)荀著,王天海校释:《荀子校释》卷第十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第772页。

[38]彭利芸:《宋代婚俗研究》,新文丰出版公司(台湾),1988年,第89页。

[39]刘锡蕃:《岭表纪蛮·编后余墨》,南天书局有限公司(台湾),1986年,第293页。

[40]黄雁玲:《壮族传统家庭伦理及其现代演变研究》,中南大学2013年博士学位论文,第70页。

[41]李泽厚:《实用理性与乐感文化·关于“实用理性”》,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年,第249页。

[42]陈寅恪:《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礼仪》,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4年,第6页。

[43]彭利芸:《宋代婚俗研究》,新文丰出版公司, 1988年,第85页。

[44]何宁撰:《淮南子集释》卷十三,中华书局,1998年,第976页。

[45]刘俊文点校:《唐律疏议》卷一九,法律出版社,1999年,第383~384页

关闭本页 〗  

 
民俗大家 more...
民间艺人 more...
 
友情链接
意见建议
在线联系

主办:中央民族大学民俗文化研究中心 北京大道文化节目制作有限公司 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中国分会
Copyright  2006 www.chinesefolklo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俗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4078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