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俗网欢迎各界进行商务合作,请致函:zhuqianbj@163.com
点击次数:
北京大道文化
近期热门文章
·[祝秀丽]嵌入、连缀、复合——蛇郎故事的组合形态
·【陶立璠】我与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的相识、相知
·徐赣丽:《民族文化的空间传承——对侗寨的田野研究》
·[刘晓峰]东亚正月鼠俗视域下的“老鼠嫁女”解读
·[叶大兵]温州拦街福的历史、特点与当代复兴
·[尚丽新 车锡伦]宝卷中的“和佛”研究
·【陶立璠】《历代梁祝史料辑存》序
·施爱东:现行学术体制使大多数普通学者成了学术行业的弱势群体
·国家出版基金项目《中国民间文学史》出版
·陈泳超:《白茆山歌的现代传承史:以“革命”为标杆》
·深切悼念民俗学大家叶大兵先生
·中国民协七十华诞展览呈现“大美民间”
·《田野中国·当代民俗学术文库》出版
·太极拳和送王船申遗成功 我国42个非遗项目居世界第一
·太极拳、送王船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含申报片)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建立精确历法的国家
·数九歌
·世界各国的新年习俗
·数九习俗与数九歌谣
·高丙中:世界社会的民俗协商:民俗学理论与方法的新生命
·【陶立璠】《河西宝卷》田野考察的几点思考
·陈泳超:《白茆山歌的现代传承史:以“革命”为标杆》
·转:[李向振]当代民俗学学科危机的本质是什么?
·立春·迎春·鞭春习俗
·[范金荣] 悼念我的恩师张余

首页-民间文学-中国民间抗疫传说故事专辑(第三期)

more...

中国民间抗疫传说故事专辑(第三期)
2020-7-14 17:33:33

转播到腾讯微博


中国民间抗疫传说故事专辑(第三期)

复旦民俗学 4月6日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导言


 

       古代中国人对“疫”的认识,大体可以分为“气”与“鬼”之两种。从东汉张仲景的“伤寒”到明末吴有性的“戾气”,医学的进步使得人们对传染病的认识不断加深。而从《周礼》中的“疫疠之鬼”到民间信仰中的瘟神、疫神,这些耐人寻味的故事则反映出了特定历史条件下民间关于“瘟疫”的理解与想象。

1. 疫神与苏耽老共饮


       浙江杭州有个叫苏耽老的人,性格滑稽,喜欢嘲弄别人。有人厌恶他,在元旦那天,画了一幅疫神像压在他的门上。苏耽老早晨开门出去,看到如此情景便大笑起来。他将疫神像迎到家中,请到上座,与其一同饮酒后,将这幅疫神像烧化了。这一年,当地疫病大流行,苏耽老邻居中染病的纷纷祭祀疫神。奇怪的是,每当染病者祭祀疫神时,病人就会被神附身说话:“我元旦时受到苏耽老的礼遇,惭愧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他的。想要向我祈祷消灾的人,一定要把苏君请来陪我,我才会到这户人的家里。”于是,想要祭祀疫神的人争先恐后地请苏耽老,苏耽老每天奔波于各家,酒肉宴席不断。而他家里大人小孩十几人,没有一个染上疫病的。(李丰 改写)


 


 

文献来源:【清】袁枚《新齐谐·卷二》(清嘉隆嘉庆间刻随园三十种本)

原文:杭州苏耽老,性滑稽,善嘲人。人恶之,元旦画疫神一纸,压其门。耽老晨出开门,见而大笑,迎疫神归,延之上座,与共饮酒,而烧化之。是年大疫,四邻病者争祀疫神。其病人辄作神语曰:“我元旦受苏耽老礼敬,愧无以报。欲禳我者,必请苏君陪我,我方去。”于是祀疫神者,争先请苏。苏逐日奔忙,困于酒食。其家大小十余口,无一病者。


 

2.    牛头大王

      江苏溧阳一个叫庄光裕的村民,在梦中见到一个怪物,头上长着角,敲他家的门进来,说道:“我是牛头大王,上帝要我来此地享用牺牲供品。你帮我塑神像供奉起来,一定会有福分报应。”庄光裕醒来后,将梦中所见告知村民,当时村中正流行疫病,村民们都说:“我们宁愿相信这是真的吧。”于是大家集资了几十千的钱,盖起三间草房为庙,并塑造了一尊牛头人身的塑像供奉在庙里。从此以后,凡是得疫病的人都痊愈了,向庙里求子也十分灵验,因此庙里的香火旺盛,延续了好多年。

      有一次,村民周蛮子的儿子出水痘。周蛮子来到庙中,先是献上牺牲供品,又掷珓打卦进行占卜,占卜的结果是大吉。周蛮子十分高兴,向牛头大王许诺如果儿子病好了,就请戏班演戏来还愿。没过几天,他的儿子却死了。周蛮子悲愤地说:“我本来打算依靠儿子耕种田地养活我,现在儿子死了,我没了依靠,还不如我去死。”他带着妻子,手持锄头和钉耙打击塑像的牛头部分,将整个塑像打碎,还毁掉了这座庙宇。全村的人都很害怕,认为一定会有不一般的灾祸降临。然而,奇怪的是村子却很安静,那位牛头大王也不知到何处去了。(李丰 改写)


 

文献来源:【清】袁枚《新齐谐·卷一三》(清嘉隆嘉庆间刻随园三十种本)

原文:溧阳村民庄光裕,梦一怪,头上生角,敲门而进,谓曰:“我牛头大王也,上帝命血食此方。汝塑像祀我,必有福应。”庄醒,告知村民。村方病疫,皆曰:“宁可信其有。”纠钱数十千,起三间草屋,塑牛头而人身者坐焉。嗣后疫病尽痊,求子者颇效,香火大盛。如是数年。
       村民周蛮子儿出痘,到庙,先具牲牢祀神,再掷卦,大吉。周喜,许演戏为谢。未数日,儿竟死。周怒曰:“我靠儿子耕田养我,儿死不如我死。”率其妻持锄钯撞牛头,碎其身,毁其庙。合村大惊,以为必有奇祸。自此寂然,牛头神亦不知何往。


 

3.义冢

      我的岳父马周箓曾说过这样一个故事:沧州东光县南乡有一位姓廖的人,募集资金为客死在本地的外乡人修建义冢。在村民的共同帮助下,计划得以实现。这件事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到了雍正初年,东光县疫病大流行,廖某梦见有一百多人站在门外,其中一人上前说道:“疫鬼就要来了,我们请求您焚烧十多面纸旗,一百多把用银箔包裹表面的木刀。我们将用这些与疫鬼战斗,报答这一村人对我们的恩惠。”廖某原本就热心,索性制造了木刀、纸旗,并将它们烧化。几天后,他晚上听见四方旷野里有热闹的格斗声音,到了天亮才停歇。在疫病期间,整个村子果然没有一个人受到感染。(李丰 改写)


 

文献来源:【清】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滦阳消夏录四》(清嘉庆五年望益书屋刻本)

原文:外舅马公周箓言,东光南乡有廖氏募建义冢,村民相助成其事,越三十余年矣。雍正初,东光大疫,廖氏梦百余人立门外,一人前致词曰:“疫鬼且至,从君乞焚纸旗十余,银箔糊木刀百余,我等将与疫鬼战,以报一村之惠。”廖故好事,姑制而焚之。数日后,夜闻四野喧呼格斗声,达旦乃止。阖村果无一人染疫者。

关闭本页 〗  

 
民俗大家 more...
民间艺人 more...
 
友情链接
意见建议
在线联系

主办:中央民族大学民俗文化研究中心 北京大道文化节目制作有限公司 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中国分会
Copyright  2006 www.chinesefolklo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俗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40786-2号